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
  • 22阅读
  • 0回复

[讨论]红楼梦里没有写出的秘密:贾珍和王熙凤有双重关系,惜春出身可疑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在线huozm32831
 

发帖
7266
C币
104408
威望
425
贡献值
9
银元
23694
铜钱
52519
人人网人气币
0

高中课本中,节选了《红楼梦》中《葫芦僧乱判葫芦案》章节。应天府门子对贾雨村介绍“护官符”,说起贾、王、史、薛四大家族,“这四家皆连络有亲,一损皆损,一荣皆荣,扶持遮饰,俱有照应的。”
关于四大家族的联姻,书中明写的有:王家二小姐和王熙凤姑侄二人分别嫁给荣府贾政、贾琏,王夫人的妹妹薛姨妈嫁到了薛家;史家小姐嫁给了贾代善,成为书中的贾母。
由于冷子兴在第二回演说的是荣国府,对宁国府的联姻情况基本没有提及。我们只知道尤氏是贾珍的续弦,对于贾珍的原配和贾敬的夫人,书中没有描述,那么我们不妨细读前八十回文本,大胆推测一番。

一、贾珍和王熙凤不仅仅是伯婶,还是兄妹?
《红楼梦》第十三回《秦可卿死封龙禁尉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》,秦可卿突然死去,贾珍痛苦之情溢于言表,尤氏胃疼旧疾复发。因此,贾珍求邢、王二位夫人,让王熙凤帮忙料理丧事,说:“从小儿大妹妹顽笑着就有杀伐决断,如今出了阁,又在那府里办事,越发历练老成了。”王熙凤与王夫人悄悄商议的时候,说到:“大哥哥说的这么恳切,太太就依了罢。”
贾珍是贾氏一族的族长,王熙凤是贾琏的夫人,按照宁荣二府的大排行,贾珍是大哥,王熙凤是弟媳,称呼贾珍“大哥哥”、熙凤 “大妹妹”没有错,但是奇怪的是贾珍知道王熙凤未出阁前就杀伐决断。所以,贾珍和王熙凤以兄妹相称不仅仅因为熙凤是贾琏的夫人。
贾珍和尤氏二姐妹关系暧昧,为了达到长期厮混的目的,鼓动贾琏偷偷娶了尤二姐。王熙凤知道后,把尤二姐骗入大观园,再以国孝家孝中停妻再娶触犯国法之名,到宁国府大闹一场。
第六十八回《苦尤娘赚入大观园 酸凤姐大闹宁国府》,贾珍听到凤姐说:“好大哥哥,带着兄弟们干的好事!”为了脱身,忙陪笑吩咐贾蓉:“好生伺候你姑娘,吩咐他们杀牲口备饭。”这里“姑娘”是姑妈的意思,也就再一次确认了与熙凤兄妹的关系。
上面这两处细节,也许可以理解为贾珍为了和王熙凤拉近关系,而故意以兄妹相称。但是接下来,王熙凤假装要拉着尤氏见官,急得贾蓉跪在地下碰头,只求“姑娘婶子息怒。”姑妈与婶婶并称,就很明确了:王熙凤不仅仅是贾蓉的婶子、贾琏的夫人,而且还是贾珍的妹妹、贾蓉的姑妈。

二、贾珍和王熙凤为何能从小一处长大?
关于贾珍与王熙凤的兄妹关系,在第五十四回《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》中,还有更明确的表述。元宵节之夜,贾母在荣国府设家宴,王熙凤的好口才引得哄堂大笑。薛姨妈怕被外面男士听到不雅,凤姐儿笑道:“外头的只有一位珍大爷。我们还是论哥哥妹妹,从小儿一处淘气了这么大。这几年因做了亲,我如今立了多少规矩了。便不是从小儿的兄妹,便以伯叔论,那《二十四孝》上‘斑衣戏彩’,他们不能来‘戏彩’引老祖宗笑一笑,我这里好容易引的老祖宗笑了一笑,多吃了一点儿东西,大家喜欢,都该谢我才是,难道反笑话我不成?”
虽然四大家族联络甚广,但是在男女大防的明清两朝,除了近亲,贵族家庭的小孩子不可能一处淘气着长大。所以,我们不妨大胆推测,贾珍的母亲、贾敬的原配夫人,是王子腾和王夫人的姐姐、王熙凤的姑妈。王熙凤小时候经常被姑妈接来做客,或者贾珍陪着母亲回娘家时与熙凤一处玩耍,兄妹二人彼此熟络起来。后来,贾王两家继续亲上加亲,王家响快的二小姐嫁给了贾政,杀伐决断的凤丫头嫁给了贾琏。

三、惜春的身世之谜
冷子兴演说荣国府的时候,说到贾府四春:“政老爹的长女,名元春,现因贤孝才德,选入宫作女史去了。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妾所出,名迎春,三小姐乃政老爹之庶出,名探春,四小姐乃宁府珍爷之胞妹,名唤惜春。因史老夫人极爱孙女,都跟在祖母这边一处读书,听得个个不错。”
由此可知,惜春是宁国府的正牌大小姐,因为母亲早逝,贾敬“一心想作神仙”,哥哥虽为族长,然而不肯读书,“只一味高乐不了,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,也没有人敢来管他。”所以住在荣国府。
第七十四回《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》,荣国府抄检了大观园后,“可巧这日尤氏来看凤姐,坐了一回,到园中去又看过李纨。才要望候众姊妹们去,忽见惜春遣人来请,尤氏遂到了他房中来。”可见除非惜春特意派人相请,否则尤氏不会主动来看望自己的小姑子。
惜春执意要尤氏把丫头入画领走,说了一段决绝的话:“不但不要入画,如今我也大了,连我也不便往你们那边去了。况且近日我每每风闻得有人背地里议论什么多少不堪的闲话,我若再去,连我也编派上了。”
这话有些奇怪了,惜春出场时,“身量未足,形容尚小。”关于宁国府,柳湘莲说过:“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,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。”这样一所“造衅开端实在宁”的府邸,什么闲话能编排一个小姑娘呢?

联想第七回著名的“焦大醉骂”。焦大因为年轻时,跟随宁荣二公出生入死,看到如今子孙不肖,经常醉后骂人。熙凤和宝玉到宁国府做客,初见秦钟,晚饭后派焦大送秦钟回家。焦大借着酒劲破口大骂:“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。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!每日家偷狗戏鸡,爬灰的爬灰,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,我什么不知道?咱们‘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’!”
书中虽然删除了天香楼的情节,但是“爬灰”指的是贾珍和秦可卿,已经是大家的共识。唯独“养小叔子”的是谁,尚无定论。我更加大胆一下:贾敬与王家大小姐,门当户对,性情相投,婚后夫妻和美,不久生下了贾珍(第二回说:“幸而早年留下一子,名唤贾珍”)。但是,在贾敬迷恋上修道之后,冷落了娇妻,所以贾敬再无所出。
从“杀伐决断”的王熙凤和年轻时“着实响快”的王夫人的性格来推测,贾珍的母亲也肯定是活泼开朗、泼辣能干、敢爱敢恨的女子,她与某位小叔子日久生情,孕育了惜春。于是,贾敬搬离宁国府,让贾珍承袭了官位,自己住在道观再不回家。
王家的势力和结发夫妻的情义,让贾敬不敢随意处置王家大小姐,在她死于难产之后,贾母命人把惜春抱入荣国府,由王家二小姐抚育。
这段往事,由焦大的醉话掀开了遮羞布。正由于这段往事,贾瑞敢于打王熙凤的主意,导致自己枉送了性命。正由于这段往事,前八十回,贾珍、尤氏和惜春零互动。正由于这段往事,惜春小小年纪,看破红尘。也正是由于这段往事,加上贾珠早逝,改变了响快的二小姐,成为了向善礼佛的中年妇人。
惜春的判词是:“堪破三春景不长,缁衣顿改昔年妆。可怜绣户侯门女,独卧青灯古佛旁。”惜春知道了自己的身世,必然不会像续书中写的,在栊翠庵出家。
无论是因为贾府抄家、避祸出走,还是发自本心要离开这个充斥着流言的是非之地,惜春都会像《金陵十二钗正册》所画,寻一处人迹罕至的古庙,看经独坐。
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

精彩

感动

搞笑

开心

愤怒

无聊

灌水
平淡是幸福!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
 
上一个 下一个